人民币或因资金洪流面临升值破6压力 2021年升贬讨论_外汇交易开户 - 深谷外汇论坛网

人民币或因资金洪流面临升值破6压力 2021年升贬讨论_外汇交易开户

最后更新 : 2020/12/24 22:30:47  

  来源:彭博

  花旗银行经济学家:中国明年面临巨大的资本流入,人民币或升破6元关注中国央行重申退出外汇市场常态干预后,如何以政策组合应对升值

  企业结汇需求释放料推升人民币双边和篮子汇率

  新冠肆虐的一年即将过去,人民币在中国基本面强力支撑之下领涨亚洲货币。这一势头可能还远未结束。多数接受彭博采访的市场人士预计人民币在2021年继续扩大涨势,乐观者甚至预计汇率破6。

  在疫苗顺利推广,海外疫情明显受控之前,中国出口旺盛态势有望持续,中外利率和经济基本面差异短期难以收窄,这将继续吸引资金大量流入。加上美元进入下跌趋势,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的风险减少,对于人民币而言都将形成升值压力。

  “中国明年将面对的问题将是巨量的、不顾一切的资本流入。洪水就要来了,面对这种史无前例的形势,货币当局做好准备了吗?” 花旗银行经济学家刘利刚在采访中说,一旦形成单边升值预期,再想鼓励资金流出将会变得更加困难。他说,中外汇交易开户国经济向好,不排除人民币升破6元大关。

  中国在全球出口中份额上升,录得大额贸易顺差,持续推高境内外汇存款。中国央行已经多次重申退出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,一旦出口商把囤积的外币大量结汇,出现单边升值走势,也将对央行的应对方式构成考验。周五时,中国央行调降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,对前期鼓励境外资金流入的政策安排做出修正,缓和升值压力,可谓未雨绸缪。

 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覃汉等人在报告中称,若升值预期加速强化,企业结汇意愿大幅提升,出口和热钱流入压力加大,央行稳汇率的动机就会加强;但预计直接入市大幅买卖外汇的可能性不大,央行更可能通过加大公开市场净投放、压缩中美利差等方式,或者通过放松跨境资本流出和宏观审慎政策等,来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。

  “6元是非常重要的心理价位和阻力位,从1994年以来人民币还没有突破过这一关口,一旦突破可能会导致更大幅度的升值,”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说。

  未雨绸缪

  中国央行和外汇局周五将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从1.25下调至1。“金融机构应树立‘风险中性’理念,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,”央行在通知中写道。德国商业银行资深市场经济学家周浩认为,此举意在减少资金流入、套利交易和相关的结汇盘,“总的来说也就是不希望人民币过快升值了”。

  今年人民币自5月末开启连续升值之旅,兑美元汇率升至2018年中以来高位,CFETS篮子汇率指数也一度创两年多以来新高。近期中间价与市场预期保持基本一致,但在资本流动管理方面,监管层动作频频:加快推进QDII、QDIE、QDLP等资金流出渠道的额度发放,开始研究陆港债券“南向通”,体现央行目前仍倾向于以市场手段平衡资金流入压力。

  中国央行在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,通过专栏形式重申不进行外汇市场干预的立场。不过,海外宽松政策推动需求回暖,而供应端依赖于率先走出疫情的中国工厂,导致11月出口大增、贸易顺差再创历史新高。中国外币存款连续6个月增加,未来结汇压力仍在积累。

  央行若重返干预,将有可能明显抑制、甚至扭转人民币升值势头。在岸市场虽不时出现中资大行的逆市美元买盘,但除放缓升值速度外,并未阻止汇率进一步走升。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的变化也未见干预迹象。

  近期监管层还加大了对汇率风险的警示力度。“微观上盲目增大外汇风险敞口在汇率波动时将面临风险,宏观上市场主体一致性行为将加速汇率单边走势,引发外汇供求矛盾以及外汇市场无序调整,”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近日在中国外汇杂志撰文称。

  2021年升贬讨论

  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:

  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中枢将继续抬升至6.4,总体上呈现双向波动;预计明年一季度末美元兑人民币在6.5交投,明年底升至6.43

  中国基本面因素在上半年支撑汇率上行,下半年则会压制汇率;随着疫苗投入使用,2021年中国经济的相对优势将有所缩小

  美元指数明年可能会继续下探至2018年的低点88附近;下半年美元指数下跌和中美息差缩窄的影响大致相抵,人民币汇率中枢会停止升值

  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:

  预计今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.50元,明年三季度最多升至6.25元,年底为6.35元

  基本面将保持强劲是升值主要推动力;中国GDP增速更高将吸引直接投资,利差及中国国债纳入国际股指将继续吸引资金流入,贸易顺差也将保持在纪录高位

  中美关系明年料仍保持紧张,但在多数时间不会恶化;一旦关系重新恶化,人民币将再度承压,这有可能在2021年底至2022年发生

  花旗银行经济学家刘利刚:

  预计明年6月汇率升至6.3元,如果按五月以来的升势往前推测,到明年年终人民币到6左右,甚至破6都是有可能的

  人民币对于海外投资者的价值仍在提高,可能不仅作为避险资产存在,而是全球最好的投资产品

  中国央行需要警惕资金流入风险的积累,这有可能在2021年成为中国宏观经济的一大风险点;在全球宽松之际中国央行仍不愿降息,而这是为数不多能够有效抑制人民币升值的手段之一

  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主管Becky Liu:

  预计明年上半年人民币可能升至6.25元,年底时基准情形下回到6.3元;如果美元非常弱、中国经济非常好,人民币才有可能升至6元

  最大不确定性是疫情;若海外疫情不受控,生产供应难以恢复,中国出口可能更强并进一步推升汇率;若人民币升值令出口订单明显减少,央行对升值的容忍程度会降低,但目前远未达到

  升值的有利方面:中美贸易协议执行程度不到位,明年若赶进度将会带来更多进口,人民币升值有利于降低进口成本;中国可利用升值窗口推动人民币国际化

  中国加大QDII等资本流出渠道的额度,可起到释放对外投资需求、平衡国际收支的作用

  PIMCO驻香港执行副总裁兼投资组合经理Stephen Chang:

  中国国债已有超配价值,可提供息差收益

  若国际环境再度波动,其他国家已无更多宽松余地,中国仍拥有降息空间提供跑赢机会

  所有利好人民币汇率的基本面因素都很可能持续,即便新冠疫苗普及、国际增速回升,中外利差虽会减少但仍将存在;不过升值速度会有所放缓